正在加载中...

首页 >> 资讯新闻 >> 企业资讯 >> 正文

融正科技 数据信息安全的保卫者

2014-11-05
  2006年,20岁出头的刘彬站在东莞街头,当看到遍地的工业区、出租屋和熙熙攘攘的人流车流的时候,他感觉到一阵慌乱。
  青春总是无畏无悔的。他很快进入了一家办公用品公司做业务员,每天穿梭于各大小工业区和企业之间,为了省两块钱的公车费用背着个十几斤重的资料包走十几公里路。
  与许多遍布全球各地的潮商一样,所有这些在年轻时刻下的心酸,都只是一个创业者不可逾越的轨迹。刘彬说,年轻人就要去闯,做企业要看得远,要敢于去尝试。"只有尝试了,才知道这个方向是不是正确的。"
  这一次,他把方向锁定在了数据安全上。
 
  从数码产品到数据管理的转型
  早在2006年,刘彬就进入了一家办公用品公司,在随后1年多的业务走访,他就全面了解了东莞主要的办公用品需求结构,也逐步了解到企业人才结构不停地发生变化,特别是各企事业单位的行政办公都在从传统的纸质化向数字化、信息化办公渐渐转变。
  任何作业模式的转换都将摧生出新的经营侧重点,刘彬也看到了数字化办公用品应该就是时下的消费热点,并且会带来很大的商机。于是,2006年,他在天源电脑城租了一个店铺开始经营电脑PC及系列数码办公用品,名曰融正资讯科技公司。随着业务增长,增设了世博天源电脑城、赛格电子市场等共4个分机构。
  然而,金融危机带来的市场萧条,让去库存成为刘彬的第一要务。"那时即便亏本甩货也无人收单。一个核心PC配件每小时几元到几十元的下跌,仓库存货在疯狂时期每小时损失了好几万多则上十万元。"
  到底是转型继续发展还是关闭,让刘彬处于煎熬之中。"当公司走到十字路口,支撑发展的条件都已经不存在了,与其死守传统业务,不如顺应环境变化及时转型,这样说不定还能闯出一条大路来。"于是,刘彬放弃现有分销业务,所有库存不计成本抛货,全面向系统集成业务转型。
  当时,传统教育方式也在逐步发生改变,信息化教育、多媒体教学、信息校园建设等几乎成为每个学校的基本需求。为此,刘彬几乎把所有利润都投入到业务开拓中去,高薪招聘了近十个系统集成的工程师,一举拿下东莞本土一所新建高校整体基础建设的信息化项目。此后,他着手不断开发学校、医院及政府部门等项目。
  然而,刘彬认识到,作为系统集成商的角色,或许更多地只能定义为一个服务中介。在市场不断透明的趋势下,核心竞争力正成为融正科技高速成长中逐渐显现的主要问题。"价格、技术甚至服务能力都不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公司要长远发展,要有核心竞争力,就必须得有自主研发的产品。但是公司究竟研发哪个行业方向的产品呢?这困扰了我们很长时间。"融正科技副总经理卢健群说。
  此时,美国知名计算机学者、博士生导师王子骏出现了。很快地,刘彬与王子骏订下了融正科技的主体架构,同时初拟了未来长远规划及当下产品定位等,并在东莞天安数码城建立了子公司--超算数据安全技术公司。历时1年多,超算公司已研制出容灾备份软件产品,将在11月举行发布会,填补国内数据安全市场的空白。
  当时,松山湖高新科技园区也向刘彬伸来"橄榄枝"。然而,"天安数码城产业园战略侧重于对中小企业的孵化与培育,正适合融正公司的起步阶段。对于小企业来说,摸索前进期间若是有位'带头大哥'指引你向着健康良性的发展,那可是非常难得的,天安数码城就起到了这样的作用。"刘彬说,无论是从企业的入驻、协助企业登记、申请相关项目,还是帮助企业宣传、辅助开拓业务等,天安数码城在每个细节上都做得很细致到位。
  "天安数码城能给融正带来的不是业务创收的多少,也不仅仅是各种资源的供给,而是一种可持续创新发展的信心。"刘彬说。
 
  聚焦企业数据安全
  "大数据时代下,企业要保障数据安全,不能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任何人认为将所有数据放在一个篮子里,靠唯一的应用程序来保证和开发都是完全错误的,都有可能让企业数据面临危险的境地。"超算公司董事兼总工程师王子骏博士说。
  自2013年6月份爱德华·斯诺登曝光的"棱镜门"事件后,数据安全成为关注焦点。最严重的一次数据泄密是在2009年,我国某省的电子病历系统采用了国外品牌的产品,国内200余位艾滋病患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美国试验的"小白鼠"。事件发生以后,从地方到中央都非常震怒,涉及官员受到重罚。
  实际上,随着数据的积累及IT技术的飞速发展,数据库在企业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其应用已经深入到企业发展的各个领域。有学者称,目前我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如何处理对大量数据的存取。
  王子骏介绍,并非网络安全、系统可靠、硬件可靠等,数据就安全了。再好的网络也会有漏洞,再好的设备也有可能出现死机,任何一种情况都有可能造成数据丢失或泄露。以云存储为例,误删除、病毒、黑客攻击等因素都会造成云数据的灾难性毁灭。美国研究机构的研究数据表明,1TB的工程数据丢失,平均会造成50亿美元的损失。
  由于数据库本身存在着潜在的各种漏洞,致使一些非法用户利用这些漏洞侵入数据库系统,造成用户数据泄漏。尤其是对于高成型的小微科技企业,如何有效地保证数据库系统的安全,实现数据的保密性、完整性和有效性,显得更加重要。
  如何保证企业数据安全?"关键是做好备份,最好是做好容灾备份。"王子骏认为,容灾备份实际上是两个概念,容灾是为了在遭遇灾害时能保证信息系统能正常运行,帮助企业实现业务连续性的目标,备份是为了应对灾难来临时造成的数据丢失问题。
  王子骏指出,容灾备份可以帮助企业应对人为误操作、软件错误、病毒入侵等"软"性灾害以及硬件故障、自然灾害等"硬"性灾害。
  据悉,超算数据着眼于企业最核心的数据资产,并从数据存储、保护和保存等维度出发,致力于研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运维级存储备份软硬件产品。在吸取国外先进经验的基础上,充分调研国内用户的信息化结构和使用习惯作为研发方向,超算数据拥有丰富的产品线,包括纯软件和一体化的产品,针对中小型用户的低能耗、低成本的产品,针对大型集团型用户的运维级产品。此外,超算数据产品有着容灾运维管理、数据零丢失、容灾演练、支持国产平台等技术特性。
 
  改变国内数据安全领域的被动局面
  我国信息化发展正处于高速发展和膨胀的阶段,信息化发展给国家带来无限动力的同时也让信息管理成为一个共同面对的难题。据了解,业务数据是信息化系统的灵魂所在,大至国防安全,小至个人隐私保护都跟数据有着不可分离的关系,因此对数据的保护、对备份安全已经构成了整个信息化安全的核心环节之一。
  "国家之间的关系会因为利益的变动而变动,在保护我们的信息安全环节必须要掌握核心技术,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才能充分保障我们的信息化安全。"刘彬说。
  而实际上,数据管理行业在国内市场长期受到国外厂商的垄断与占有。从国内爆发数次数据安全事件之后,国家多次明确要发展国内自主的数据安全管理。但由于核心技术问题,目前国内的个别备份厂商也是通过借助引入国外厂商技术进行二度包装,还谈不上完全独立自主产品,无法达到国家强制认证的要求。
  "国内数据安全领域98%的市场还是被美国产品占领,目前还没有一家中国存储备份软件厂商能够打入国际市场。"刘彬指出,现阶段整个社会所获得的的全部数据中,有90%是过去两年内产生的,而到2020年全世界所产生的数据规模将达到今天的44倍。
  分析表明,数据安全技术的快速发展是未来的趋势所在, 但是国内大多企业对于数据库安全的认识尚存在很大的误区。刘彬认为,采用国外产品会面临着不可控的情况,"对这类产品我们无法杜绝其恶意的信息泄漏和攻击,让我们的信息化安全面临这安全隐患,在特定条件下成为对方打击我们的途径和方式。"
  据了解,美伊战争中伊拉克所有的防卫系统是完全暴露在美国的军事火力之下的,这是信息化缺失的一个关键原因。而就在去年,国内两大最著名的计算机公司由于安全隐患问题,退出政府采购,原因很简单:政府的档案文件泄密,最后归咎于采用了国内一个知名品牌的服务器。该品牌目前已经成为国际品牌了,因此该品牌承担了风险责任。如果采用了国外品牌的应用系统或者安全系统,那么相关责任人将受到严厉处罚。 
  中国社科院云计算产业创新中心博士符晓称,大量实践已经证明,很多企业往往在因各种各样原因造成数据泄露与遗失后,才有了数据安全的保护意识。
  "我们的容灾备份软件产品就是要改变国内的数据安全领域的被动局面,保护国家数据安全。"刘彬说。
  据《东莞经济》籍康/文
上一篇:“百姓大舞台”开进园区来
下一篇:瑞鹏自动化:以机器换人引领工业“智变”